小气泡

糖霜不是那个十六,宝藏还是那个宝藏

最近圈子真太妈的不平静

老板来份大西瓜:

这次要来一场激情挂人了,甚至有点小激动


占用tag致歉,两天后会删除tag的


 @糖霜子 



挂人时以自己的主观臆断和“道听途说”为主



这位著名的十六大佬,之前在凹凸时就曾做过类似的事情,不过之前倒霉的是圈内可怜的太太们,详情间下图——来源是之前tag内曾挂过他的那份著名帖子里的图片。




这次受害的则是主播老白,手段真的是一如既往的熟悉,不过这次这位从幕后走到了幕前,挂人手段还不咋高明,真是可惜,有损当年的大佬威名啊。请看下图。







这么一大段,唯一一个用肯定语气说的(截图里的第五件事),时间线还完全对不上——您这个还不如用“听说”了,最起码不会打脸不是,还能推锅给别人。多好。


这一点先说到这,我们说后面的点。


 


2.强盗理论和对其理论的诡辩


首先是凹凸时的





吃别的cp没啥问题,但你能不能自己安安静静的吃粮就好,非要出去在all金群说?还拆别人大纲?


您怕不是真滴ky


之后还说自己好委屈的,“照顾”别人情绪才显得自己是单纯cp粉,别人不“体谅”你还不应该呢


还有上面的4,您自己打的tag,还能怪别人?


在看主页的时候,还看到有一篇在打杰all的时候打了杰医等cptag


【鼓掌鼓掌.jpg】


真的是大佬,一顿操作猛如虎,还理直气壮的呢





3.抛出一个定义,却并没有为这个定义给出背后的解释




4、人品问题,以及对道德法律的缺失


这位16太太,之前在凹凸圈就已经体现过自己法律意识的淡薄,如下图




现在在发所谓的“实锤”里,又再次看到了十六太太令人惊诧的浅薄的法律意识


见下图






5.双标


依旧是先放上16太太之前被挂的贴的一部分






接着是老白这边的






糖·日常双标·霜·大佬·子今天又双标了呢


【丢人.jpg】




凹凸圈原图链接见下


http://yanze894.lofter.com/post/1e9fa1c5_12582f8a


第五圈原图链接见下


http://buzuomengle673.lofter.com/post/1fc56718_efc7b86b

也没什么

茶色chase:

码一下。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哈哈哈哈看着他们这几天的不快也没了!

呜呜呜,他们真好!!!

明没零:

瞎糊的脑洞,画得很乱。啊啊啊不会画奈布的兜帽
私设1   “长官”是两人相互看不起时奈布嘲讽玛尔塔的戏称,这个称呼一直保留到两人相熟
私设2   在游戏中迷失的求生者无法获得奖励
p1   偶然的一次交谈
p2   交谈后参加的一场游戏,卖了玛尔塔
p3   拿着凑够的钱去买材料,四处请教
p4p5   礼物完成,开始撩妹
p6   撩妹失败

我能怎么办?

啊啊啊啊啊啊啊!想哭!!!

行走于无形:

拥有对抗大猪蹄子的丰富经验


等一下!!!!奈布你那么可爱的吗!!!!

第一次玩佣兵,不会玩那个技能。
结果卡进去,根本出不来!我真的
很心累。结果厂长敲也敲不出来……
然后只剩下我一个。我两真的……
厂长,贴了贴纸也摆了动作。
我也按了“投降”
没想到



我真的超绝望!!!!
最后我没看清楚厂长怎么敲了我出来。
我飞了……


天啊!我只不过想玩(听)下(喘)(息)佣兵而已啊

昨天遇到一个厂长,杀三放一!!!
一开始抓我的时候吓到不行,估计要又失败了的时候。他居然放我到密码机上!!
我完全没想过!!!我遇到了传说中的屠夫!解完又绑我去门口,放下,又敲我,吓得跑跑跑(本来想找地窖的)。
然后我加了她!!!!

小段子

最近没粮,饿疯自己割蚊子腿了

ooc

小学生文笔。。



你长高吗

“维鲁特维鲁特,快过来看看”赛科尔冲着房间里正在专心看文件的维鲁特大喊。

维鲁特虽说被打断有些不悦,赛科尔还是兴奋喊着。

“怎么了?”维鲁特转过身看着踮起脚贴着墙上身高小鹿贴纸的赛科尔,

双眼亮晶晶期待的望着他“哼哼,我是不是长高很很多!!!”

维鲁特瞄了一眼超过上次标记的黑线一点点的头发。

“没有”

“哎!!!”赛科尔立刻不满嘟起嘴“我明明长高了,维鲁特你耍赖”

“即使你早上喝了牛奶,午餐吃了青菜和胡萝卜”,维鲁特蹲下揉了揉赛科尔的头发,看了一眼快指向9:30分的时钟,“但现在还不睡的话,明天就会矮回去。”

“噫,骗小孩的话不要和我说啦!以后我一定长的比维鲁特高的。”

维鲁特无奈的一把抱起赛科尔向房间走去。

晚安

现在躺在床上想长高的赛科尔小朋友也没有马上睡着,而是想着对面亮着房间的维鲁特什么时候会睡觉。

说我不早睡,明明自己也没早睡啊!哼,反正我一定会长的比你高的。

赛科尔一个翻身背对着光默默的闭上眼。

而房间里的维鲁特正在收拾桌面。

等维鲁特洗完澡后,赛科尔很早就睡着了。

“妈妈。。。。。。”赛科尔抢走了被子抱蜷成一团。

“。。。。。。晚安。”房间很快一片漆黑。